人生最宝贵的是有时间去做理性的思考

作者 王力群口述,陈志清整理 来源 新浪博客(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02cf67f00102wk88.html) 浏览 发布时间 17/04/19

亚里斯多德认为:人类固有的功能是理性,一件事物最幸福的状态,就在于它充分发挥固有功能的时候;因此,人类最幸福的状态,就是发挥理性探究事情的时候,亚理斯多德称此状态为「观想」。

最近有几位同学跟我诉苦,说他们的生活中可以「观想」的时间愈来愈少了,换言之:他们在王老师的班级学到的东西之后,想要运用这些材料去做自由思考,但却因为现实生活的压迫、俗世工作的压榨,所以没有充分自由思考的时间。

中国古语说:三日不读书,便觉面目可憎──就有一点这个味道了。

依照亚里斯多德的说法,人类最可悲的其实并不是被剥夺了肉体行动的自由,而是被剥夺了思想的自由。在我前半生的岁月中,我认为人类在失去自由思考的意识的那个时候,是非常可悲的。

依照这条路线发展下去,我们就可以知道:人类最珍贵的就是思考。因为唯有思考才能够探究我们内心深处的理性,当理性被了解之后,人类才有真正的幸福可言。

可惜现在的工商业社会,太繁忙了,格局小的人困在为五斗米折腰,加上填鸭式教育体系对他们早早就布下了陷阱,限制了他们的思想,试图使一群人变成一群蚂蚁,在儘量减少理性思考的状况之下努力干活。

这样的做法引起了两种极端,有一大群人因为自己的思想被限制住了,变得不会思考,于是以当下看得见的东西为真实,把功利主义的规范看成是真理,把压榨他们的对象看成是崇高尊贵的君王,于是他们认为自己活在不需要思考的快乐中也满不错的,殊不知这样子只会愈来愈愚痴。

另外有一大群人,他们的思想也是从小被填鸭式教育给绑住了,他们拼命的努力工作、但是他们也愈来愈觉得不对劲……他们虽然也算得上吃得好、穿得暖,也享有一定的舒适生活的水准,但是他们觉得自己愈来愈衰弱了、愈来愈觉得自己丧失了什么东西……其实这个丧失的东西,就是自由;不只是行动上的自由,更是思想上的自由。但是他们形容不出来,只觉得自己身体裡面的某一个部分逐渐被掏空,于是他们感觉惶恐、感觉疲劳,但是他们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不对劲,于是他们可能会去寻求各式各样安慰的管道。

一个真正的理性人,是需要源源不断的新知识,流入他的体内、灌溉他的思想,以便冲洗每天积压在他心灵上的俗尘污垢;俗世的那些污垢每天都有,阻塞了我们理性的通路,使我们理性的开放系统变为愚痴的封闭系统──所以我们每天都需要智慧的滋润,以解除栓在理性之门上的枷锁。──也就是因为这个道理,所以有一阵子,我试图天天都开班上课;那一段时间,大概是2009~2013年,是我教学相长最快速的一段时期。

在我的个人生命中,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也是过着不能思考的生活,那就是我在当新兵的最初三个月。那时候我们的营队在金门料罗湾旁边的一个渔村,我们新兵的工作就是每天不断地做苦工,几乎完全没有看书的时间,就这样我过了三个月,大家都称讚我长得愈来愈像奴隶了,也就是在这段时间,我体会到一个人没有思想的时候,是怎么生活下去的。

我写这篇文章主要是想告诉这些同学:在紧张繁忙的现代生活中,最重要的是自己要去安排、并且「感受」自己的自由思考的时间。这怎么说呢?因为自由思考的时间并不完全等于空閒的时间,有一种状况是:你即使给了他一段空閒的时间,但是因为他的身体无法放鬆,心灵依然紧绷,所以,他思考不起来。──所以,我建议同学要先去学习「体会自己幸福的状态」才是首要,否则,就会发生一种病态,那就是:因为愈是不能自由思考,就愈感到焦虑。搞到后来,自由思考这个东西反而变成一个累赘,一个害你愈来愈不快乐的东西;本来自由思考这个东西是用来提升人生的境界的,结果现在变成雪上加霜,这样就不值得了。

我建议同学要敞开胸怀,要了解自己不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人,不论是国家社会,还是公司家庭给我们的种种压迫,其实都还比不上当年那个在海边做苦工的奴隶,那个奴隶当年是在学业失败、母亲重病、感情挫折的状况之下苦苦生存的,但他也不是真正的奴隶,只是在演戏而已,反正一年十个月之后就退伍了......说到头来,奴隶不是真奴隶,于是痛苦的成分就减轻了。

人类之所以感到烦恼痛苦,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自己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可怜的人,这一点在现在社会尤其明显。我这篇文章想讲的重点是:不论怎样,活在当下的我们,起码都享有某种程度的舒适生活,而这些舒适,也起码代表了一种基本程度的小小的自由,例如:我们能够觉查到我们的无知、我们能够发现我们烦恼的来源的理由是因为理性缺乏灌慨──其实我们能够这样想,也就表示我们的理性思考并非完全是停顿的,还是享有一点点小小的活动空间。

如果要我用一句话给建议,我会说:放开你自己吧,尝试与万物融为一体──这话虽然讲得陈高,但毕竟也是一种抒解压力的方法,在无法自由观想之时,不妨试试我这个建议吧。

(王力群口述,陈志清整理)


(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。联系方式:QQ/微信1730397054)


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765号; 浙ICP备14009891号; 联系方式:QQ/微信1730397054